丝瓜看片污app

♂? ,,

,最快更新第一神算:纨绔大小姐最新章节!

虽然对这个纨绔大少没什么好感,但身为纨绔中的精英,沐寒烟对他也不会有什么歧视,更不会因为他刚才对自己略有不敬就认定他罪该万死,更何况,他好歹是上越皇室,不管愿不愿意,都是奉命来护送自己的,如果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,自己也是颜面无光。

眼看这家伙像个愣头青一样冲上去送死,沐寒烟赶紧飞身而起,也一剑刺了出去。

寒光飞闪,越修明大大咧咧的一剑已经斩在狂暴石魔兽的头顶,传出一声闷响,好似斩在了坚硬的岩石之上。

狂暴石魔兽猛的抬起头来,眼中露出一道狂暴的怒火,但是马上,又浑身一震,轰然倒地一命呜呼。

“哈哈哈哈,不长眼的畜牲,竟敢冲撞老子的王驾,不是找死吗?”越修明愣了愣神,然后放声狂笑。

刚才见到狂暴石魔兽眼露凶光,他吓了一大跳,不过一剑建功,马上就抖起来了。

“都给我过来,把它运回京城献给陛下庆功。免得他老是说我不学无术。”越修明招了招手,对那一队军士说道。

因为龙岩山脉贯穿圣廷大陆,几乎各国都与之接壤,生活在山脉之中的异兽与各国边陲小镇多多少少会有些冲突,所以异兽伤人的事情常有发生,边军斩杀异兽的确也算是军功。

曾文心和那一众军士却都苦了苦脸,此处距离上越京城还有数万里之遥,这只异兽少说也有四五千斤重,送回京城谈何容易。更何况,他们是来护送安云使臣的,莫名其妙送只异兽回去庆功,那不是瞎胡闹吗?

曾心文仿佛已经看到了陛下一头黑线的样子,暗暗抹了抹额头。

女主角清新脱俗

“还愣着干什么,老子第一次带兵就斩杀这么大一只异兽,自然是要向陛下报喜庆功,有什么不对?”越修明倒也不是完的草包,知道自己有点胡闹,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,却也不想错过,马着脸说道。

“大人……”那名将领小心翼翼的指了指狂暴石魔兽。

越修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,脸就有点发黑。

就在狂暴石魔兽的心脏要害,一道血泉正汩汩而出,显然,这才是狂暴石魔兽的致命伤。

“刚才是出手的?”越修明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沐寒烟,不满的问道。

沐寒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回剑入鞘,这问的不是废话吗?居然还说狂暴石魔兽找死,他自己才是找死,要不是沐寒烟及时出手,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命在。

“哼,有点实力了不起吗?区区一只石板猪罢了,用得着帮忙?老子一根手指头都能戳死它。”越修明很没有面子,忿忿不平的说道,倒不好意思再说是自己杀的了。

“说这是什么?”沐寒烟眼角抽了抽,指着那只狂暴石魔兽问道。

“石板猪啊,连这都不认识?”越修明轻蔑的看了沐寒烟眼,低声嘀咕,“安云国不会弱成这样吧,连这种没眼力劲的人都派出来了。”

沐寒烟哭笑不得,难怪这家伙敢冲上去上死,闹了半天根本就不认识狂暴石魔兽,还以为是石板猪呢。

石板猪也是异兽的一种,一身石甲防御不错,但也仅仅是不错罢了,成年的石板猪论攻击力可能还比不上异兽风猪。

要说起来,石板猪和狂暴石魔兽还真有几分相似,加上狂暴石魔兽生活在龙岩山脉深处,一般人还真分不出来。

可是越修明是皇室子弟,未来的王爷啊,居然连这点眼力都没有。难怪连上越国的皇帝陛下都说他不学无术,还真是没有说错。

“虽说是安云使臣,是我们上越国请来的客人,可是客人就要有个客人的样子,见过有客人在主人家里打打杀杀的吗,以后再敢随便出手,别怪我对不客气。”越修明被沐寒烟抢了“功劳”,心里很不满意,重重的训了一声,然后迈着八字脚回了队伍。

沐寒烟翻了翻白眼,难得发一次善心救一次人,反倒还被别人数落了一通,早知道就让狂暴石魔兽咬死算了。

沐寒烟也懒得跟这种货真价实的纨绔一般见识,低下头打量起了那只狂暴石魔兽。

狂暴石魔兽不是生活在龙岩山脉深处吗?怎么跑这里来了,而且防御竟然弱成了这样?

她见识过狂暴石魔兽的厉害,刚才那一剑只是想救人罢了,并没有想过给它造成多大的伤害,却没有想到一剑致命,那号称无坚可摧的坚硬厚甲,竟然变得跟纸糊的一样。

细细观察了一会儿,沐寒烟才发现,这狂暴石魔兽早就受了极重的内伤,五腑六脏都已支离破碎。

莫非,这家伙是重伤逃窜,荒不择路才逃到这里来的?

可是抛开天赋异能不说,狂暴石魔兽的攻击防御比起四大凶兽都不会差得不多,谁又能把它伤成这样?

“磨磨蹭蹭,不就是一只石板猪吗,没见过吗,有什么好看的?”越修明见到沐寒烟还在打量本属于自己的“战利品”,不耐烦的说道。

沐寒烟一时想不出答案,懒得再费脑筋,回到了马车,心里,却总有些不祥的预感。

“有什么好显摆的,不就是杀了只石板猪吗,老子在京城的时候什么异兽没杀过,比这强的多了去了。”一行人继续赶往上越京城,越修明却还对沐寒烟抢了自己“功劳”的事耿耿于怀,喋喋不休的说道。

“大人,刚才那只异兽似乎与石板猪有些不同,会不会看走眼了。”身边那名年轻的将领皱眉对越修明说道。

他叫李定风,虽是小家族出身,眼力却是不差,总觉得那只“石板猪”有点不太一样。

“是在怀疑我的眼力吗,我堂堂安西王世子,难道连只石板猪都不认识?”越修明拉着马脸,一脸不悦的说道。

“卑职不敢。”李定风连忙躬身说道。

心头也觉得自己有些逾越了,越明修就算再怎么不成器,可是好歹是皇亲国戚,怎么可能连石板猪都认不清楚。

当然,他却是不知道,这位未来的王爷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草包多了。

看清爽的就到顶点网 .23wx.io

标签: